日志文章


2023-01-14

腊八粥

  不知不觉已过腊八,旧历新年将至,屋外炮声隆隆。 tN `). O  
(F -[/k\)  
        已经四个腊八节没吃姥姥做的腊八粥了,于我而言,没有姥姥的腊八节那不是腊八节。小时候盼放假,盼腊八,盼过年,如今无寒假,忆腊八,怕过年。 &c^3+6v}  
qu{78  
        记得那时我还在读书,腊八正逢寒假,姥姥在腊八节前好几天就开始为腊八粥准备食材了,在晦暗的灯光下,炕上放着一盆红莲豆(扁豆),我和奶奶一起精挑细选出颗粒大的豆子,再挖上一碗小米,抓两把红枣,提前用水泡好。腊八这天,天还未亮,奶奶便早早起床,生火炉,点炕火,屋里屋外忙个不停。一切准备就绪后,气喘吁吁的她站在灶台前,将提前备好的食材煮熟。太阳从低矮的窗户里照了进来,姥姥手中的黄铜勺子闪着金光,这把铜勺陪伴了姥姥十几载春秋,每年腊八节都能配上用场,她熟练地用勺子将锅中各种食材搅拌均匀,然后在锅中来回打圈。我帮姥姥烧火,灶中柴火噼里啪啦,木风箱吱吱作响,自得其乐。不一会儿,一锅冒着香气的稠粥便做好了,我竟不顾滚烫,还未等出锅便用筷子夹一口塞进嘴里,只感觉软糯香甜,回味悠长。姥姥将锅中粥捞出来,均分成好几份放在盘子里,子女们人人有份,她生怕遗漏每一个孩子,核对好几遍才端到外屋的床上晾着。 I)@K,x#MX  
^/VY<%;  
        腊月里,家里常来邻里亲戚串门,不管是谁,姥姥都会将自己做好的稠粥端上来,请客人品尝,年年如此。姥姥用她粗糙枯瘦的双手做的一锅腊八粥,足够我们吃到过年。粥吃完了,年也来了……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408)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