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20 - 7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 2020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6-13

点点头

      这一次“事故”,彻底改变了他点头的老毛病。尽管过去有过因为点头导致事与愿违的结果和经历,但是这次却是刻骨铭心的。 Z@t\ky?  
      多少年了,他是喜欢点头的。从这以后,要好的同事才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患上了帕金森病。 SSomL$tss  
      八十年代初,他高中毕业后不久正赶上煤矿招工,于是虚报两岁参加工作,当上了一名采煤工。 白净的脸,高挑的个,话语从不拖泥带水,肚子里有啥,简单一过滤就说出来,与同时入矿的几百矿工子、社会娃相比,有点鹤立鸡群,确实吸引了矿灯房几个身材姣好的未婚女工的目光,就是入矿时间不长就成为他师嫂的侍班长,也早就为他寻摸起对象来了。每当下井领取矿灯时,他看到人家看他,便是微微点一下头,算是一个回应。时间一久,慢慢养成了习惯,不管见到熟悉的、不熟悉的,都要有这么一个动作:点头。 _xjy}z  
      一晃几年,到了找对象的年龄,师嫂显得忙碌起来。个挑十选之后,选中了和他同是山东南部山区老乡的女孩。一天,俩人交谈时,女的问他:听人说,好多男孩当了工人后,就在老家说了媳妇,家里没给你说一个呀?看着那张还好看的脸,他想着自己的高中初恋,微微点点头。女孩接着问,那个女孩长得啥样子呀?这时的他还沉浸在回忆之中,只是笑笑,点头作答……待回过神来,女孩已经走了好久了,走出去老远了。从这以后,他没少挨了师嫂的尅,没少看了师兄的白眼,虽然费了周折,最终结合了,也成了俩人的笑料。 $W Xx^<  
      一年一度的评先进开始了。那时,还没有轮流当先进、抓阄定命运、事先请客沟通,送礼送物打点等潜规则或办法。评比会上,一般的程序是,每个人先说自己的工作成绩,然后面对面说谁行谁不行。作为班长,他发了言,终究是班长开场白吗。听完一个人的成绩陈述,坐在第一排联椅上的他,总是自觉不自觉地点头示意。是对人家工作的肯定?还是自己在琢磨事?同事们大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架势,弄得主持会议的区长有点刘黑七的兵----乱了套,拿不准了。 mE2f Z4F  
      时间一长,同事摸出了规律:琢磨其他事时,他就不间断地点头。而不琢磨事时,头是不轻易点的。 ",#ANS^`\  
      这个月月底,区队召开扩大的班子会,吸收班组长参会。他听着会议的主题是商议几个班组长、群众安全监督员人选。区长发扬民主,要求与会者挨个对人选提出意见。大家都知道,书记提的人选多与区长看好的人选不和,轮到他对自以为是书记提的人选表态时,他点头了。说到家,是一个不该点的头。会后听一个班长说,当时区长的脸拉得老长。一段时间以后,他找到区长解释,区长还没好脸地说,你信任的人,你同意的人,谁也没说你错吗,这是你的民主权利。不久,他的职务被宣布成了副班长。这下,得听人家班长吆喝了。 6gN[3:8*  
      光点头,不是坏事,这样显得亲切,又有得谦虚。他总是给人这样子说。 XaHaa8C  
      一次,参加矿上的班组长大例会。矿领导在会上讲,他在台下不住地点头。领导肯定的做法,点头;领导发出的疑问,点头;领导与领导之间有言语冲突、观点相向的,他不假思索地点头……误会了,里外不是人了,会上收集了不少的白眼球。 R5ea \t  
      走神,输大发了。这次,是牵扯妻弟的提升问题。地球人都知道,他这个妻弟,会来事,过于油滑,领导评价高,群众威信低,好几年了,一直没有通过民主评议这一关。眼看就要超龄,领导商议缩小范围,走走过场。他本该回避一下的,但是他所在的地面单位的主管领导估计也没有什么大事,也就“评贤不避亲”邀请他参加。结果,表态的关键时刻,在不同意妻弟任职的表决时,他点了头。等回过神,为时已晚。结果,妻子,忌恨他一辈子,不跟他过了。
duz-(h=  


类别: 小说之说 |  评论(0) |  浏览(301)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