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20 - 8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20 - 8 «»

日志分类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7-31

谎言

李文是在曾家沟煤矿工作二十余年,见证着矿山的发展。暮然回首,十五前那一次受伤的经历,至令仍是李文心中的一根“刺”,想吐又吐不出。 |-"j C7#N  
      那是五月的一天,刘芳在田里打整秧田,准备栽秧前的工作,平日里的三个好姐妹在一起帮忙。她们边干活边调侃:“小芳,季节不等人,你老公呢?叫他请假,帮你栽秧,家里没”个男人咋行?” 5H> \;  
      正说着,李文来到田边,他冲着刘芳喊:“小芳,你忙,我去上班了,下班后回来帮你……” ?$4\fW~r  
“李文,你来得正好,说曹操曹操就到。”好姐妹一起冲李文吼。 C\|FFk=.M  
      “农忙季节,家里活多,你请几天假,我咋过忙得过来。”刘芳说。 %I;T2DE>  
        “好,我答应你。今天上班时,我跟张军班长说说。”李文心疼的替刘芳擦额头上的汗水。 M09r6dB  
        “你上班嘛,工作中一定要按章作业,注意安全。”刘芳心疼说。 <e#vFu!  
        “小芳,你放心,我一定会注意安全!”李文说。 Lu ~GJn  
          说完,李文转身朝上班的方向一路小跑,生怕错过班前会的时间。刘芳目送着李文远去,直到他消失在视线的尽头,她弯下腰,继续打理秧田。 M/EAE&  
      李文一跨进班前会议室坐下,班前会刚要召开,他站起来想跟班长说家里的事,却被班长的话打住,大家静一静:“放炮员张凯老父亲病了,孩子正在上学,他要请三天假,大家坚持一下,好不好?” [XVHW 3['  
      “大家有没有意见?”张军笑着说。“谁家没个难事,都是一个战壕的兄弟,大家都理解。”兄弟伙说。 5x.=,pf_  
      “好,开完班前会后,大家换好工装一起下井,铆足劲干点干完活,早一点下班。”张军说。 4.^dGI:m+  
      “李文,你找我有啥事?”张军说。 hvBVl~Gte  
      “没,没事。”李文徽笑着说。 ZQ3HI6n1J  
      “这几天连轴转,你要上夜班,好好在家休息,养精蓄锐。”张军说。 F!E=K8:A  
        “好。”李文说。李文边说边换好工装走下楼。 dDlHs   
        第二天一早李文下夜班回到家里,看见桌上压着一张纸条,上面写道:“饭菜在锅里,莫等我,我去农具,今天好干活。” u',CEfTH  
        李文一想到刘芳为了一家人的日子过得好,为这个家付出得太多,心里一瞬间五味杂陈,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情感,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是男人,是一家之主,我不付出谁该付出。李文没有请假,不好跟刘芳说,决定先瞒住她,自己苦点累点,争取家里工作两不误。李文决定后,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下了地。他大口的吃饭,随后跟刘芳一起去田里干农活。 T%`"j .  
      这时,刘芳推门进来,一看见李文,她大声说:“请了假吗?跟我一起去田里干农活。”“好,我跟你去干农活。”李文爽快的说。李文和刘芳在田里忙碌一整天,中午也是在田埂上吃带去的干粮。 Ch M(>gt  
      “小芳,你累了一天,早点休息吧!”李文心疼说。 r , g$X  
        “好。”刘芳答应道。 %l}b&\KQF  
        李文看着熟睡的妻子,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欠刘芳的实在是太多,今生拿什么来还?他发誓:“退休后一定好好的报答她,让好好的享清福。”临出门前,李文替刘芳捱被子,深情的吻了她一下,留下字条,上面写着:“班里缺人,我张不开嘴,我上夜班去了,一辈子爱你的老公。” sF2'v#8&  
      白天没有休息,在等人车时,李文一直打瞌睡,工友推车,他与工友一起坐进人车。机车一路轰鸣,朝井下疾驰而去。 d s 'qC  
      在他工作的斜坡上口,一条醒目的标志写着:“行车不行人,行人不行车。”李文强打起精神,深一脚浅一脚在斜坡上口走着,他在穿过轨道和钢丝绳时,被钢丝绳一绊,他一个趔趄,重重摔倒在地上,左脚刚好摔在钢轨和阻车器上,一阵痛疼不时的袭来,他不住的痛苦的叫唤。工友把他抬上担架,一路护送出井,早已等候在此的救护车载着他朝矿山医院一路疾驰而去。 gUVU}$!  
      手述后,李文从痛疼中醒来,看见刘芳正在为他忙碌,顿时,一阵愧意涌上心头,眼泪滚出了眼眶。刘芳一边照顾他,一边生气。 < /^UneE  
      “你没有请到假,咋不说”刘芳数落。 :&vk"7E  
      “我看你太累了,没请到假,叫我咋过说。”李文讨好的说。 99(3: X  
      “我再累,也比井下安全些,你咋会逞强。”刘芳埋怨道。李文一阵沉默,久久无语。“你受伤了,我来照顾你,家里还有一摊活,叫我咋个整?”刘芳说。 }PDSz \IH  
      “对不起,对不起,让您受累受罪了。”李文满含着泪水说。 0t0M'!R  
      此时,门吱牙一声,张军班长带着兄弟伙提着慰问品推门进来,刘芳接过礼品,放在一边,随后让在一边。 Lm/;34  
      “对不起,文哥,对不起,嫂子,要不是因为我,文哥也不会有事。”张凯说。 aGKZ_o,;\  
      “兄弟,这事与你无关,是我不好,上班不在状态……”李文说。 !9;KsaJu  
      “谁家里没个难事,要怪就怪李文。”刘芳说。 -$-9n@y$k  
      “记住,大家一定要把安全当回事,装在心里,你期骗他,他就报复你。”张军说。 T,r<s]i,`,  
          刘芳不住的点头,兄弟伙一起鼓掌,张班长说得太好了。 {ratnt  
          经历这次伤痛后,李文明白了安全的重要性和重要意义!伤愈后,李文像是变了一个人,他在整个作业过程中,一直绷紧安全之弦,按章作业。工作中,如果哪个耍大胆,他眼里融不下一粒沙子,立即叫停,同时马上进行现场帮教,直到他深刻认识到自己的的错误,按章作业,李文才会笑着转身离开去干活。(罗建明)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68)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