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24 - 6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 2024 - 6 «»

日志分类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10-19

逃生(一)

'9_& M  
gAWC(3]C0  

第一部  花开时分 s6Nn<R(*ql  
花开时分终归落,枝留余温着清霜。醉夜轻吟往日苦,缠绵柔里荡风疡。 } cXD"x*[  
,N! ,V  
, ylcBj:  
L72I8X3[  
Bw&y`qm5yP  
慢慢醒来,混身酸痛,不知道是昨天在车上睡着后压到哪根筋了,脖子一直不舒服,转来转去还是难受。 A):zJ_]}  
I<$p, ?  
外面在下雨,小雨,不大,天却是阴冷的。第一件事打开电脑,QQ自动登录,跳出的消息说未来三天华北地区又要降温,想想,总比热着强。随后在屋里荡来荡去,该死的眼镜又被扔哪去了。本打算大学毕业后就去给眼睛做手术的,可是老妈在网上查了一堆资料说老了就容易犯病了,我想那还是算了吧,老来受罪可不好。于是还要指着眼镜过日子。 8\ w2Q'-A  
3q3tmGYv\  
在枕边找到眼镜,自己还在奇怪,一般不都是丢在桌子上吗?先戴上再说了,屋子还是那个屋子,床还是那张床,自己还是那个自己,一切没变,没多也没少就知足了。 FUYdI,NE  
t>GVX#T--  
猛然看到日历上的红圈圈,2月14日,除了情人节外,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吧。于是依旧去泡杯咖啡,在电脑上乱翻着花边新闻,看看这个艺人走光了,那个明星离婚了,要不就是又有人秘密结婚了,有时觉得做明星也真累,啥事都要和别人说,自己一点隐私没有,恐怖。 k%sXtA\9[  
kYWhZLtLG  
最近超爱说“恐怖”一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越来越恐龙状,所以圆眼看洞天,觉得别人同样恐怖。 |Li|f /ms  
!F-6 ib5XW  
明明记得应该还有剩下的零食啊,怎么都空了呢?拢拢头发,发现她好像真的太乱了,手指头都拢不好了。算了,一会儿去洗个头好了。可是我的肚子怎么办呢? ?JdG[nuFq  
67EqBqs  
“当我还是,一只幼小的鸡翅……” eUb N3   
{|C_ZS^p5  
只有那个所谓的“死党”打电话我可爱的三星手机才会出来这种噪音,鸡翅,油油的鸡翅,炸的还不赖,只可惜我炸不了那只多嘴鸡。 eKj <,o.  
cuv(oI  
“橘子,你起床了没?” |yBUS*oAN  
s*$(_  
“嗯。” ,S]d"*QP  
fr`AcU)K4W  
“你这头猪,不会还在睡吧?” ;aV}3v|  
p]lN'zk  
“嗯?” +^^D 0Rb|  
>/9X8 n2  
“快起来,不知道今天有特殊任务吗!” ,}A?n3Aqw  
V\Z*cG'|  
“嗯!!?” mU;W@x  
)( s5J^0  
“TMD,你这猪昨晚中桃花中多了,今天晕了还是怎么了,忘了今天要去机场接皓宇吗?” UDGI O2F}  
Mt* Wr {  
“你说脏话了,小编!” @j9 Mo1N  
%c}:`T!q  
“你TMD存心气我是不是!算了,你不去我去,你个没良心的。” 3V/w;A5  
Y]Y!RUB  
我最怕别人说我没良心,因为自己的心还在跳着。 MKa1}1   
-:j{sI|C  
“好啦,好啦,大小姐,我一会儿驾驴接你去,总行了吧!” HNOcCk  
m)q:z= O+  
“快点昂,我就在你家楼下呢!TMD,要不是文超在这儿不肯上去,我早把你家房门砸了。” T" m+gjv<  
UF sa [  
真是超级野蛮女友,不知道曾文超这样的柔弱小男生是怎么存活在“多嘴鸡”的淫威下的。 ~y= 3pD-  
}UWQ ?``#  
说到“多嘴鸡”,从高中的同桌到大学的室友,她那叽叽喳喳的嘴,好像从来没停过,不过却有个极其文静的名字——廖欣雅。 Li_Py+^&L  
j~;8 ;;_  
拢拢头发,也来不及洗了,随便捡起床上的衣服一套,就踉踉跄跄下楼了。 px~  
/-&Y+N M  
¥%#•#•¥#¥……#%……¥%—¥%#¥ 6m;+a7f  
nvU$bUl  
又是一顿狂喊乱骂,被“多嘴鸡”拉上车,她也真有福气,曾文超家有厂有车有房的。回头看看家门口的山地车,好像好久没动了,居然没人偷? V^#:Z+sY  
u@X.C@c@  
闭目养神间,已经到了机场,乱糟糟的,一点也不安静,吵死个人。看着“多嘴鸡”伸长了脖子左右摇摆,还真有点搞笑,谁让她今天敢穿绿配红出来呢。 8LTjzkb  
N; l%]V  
“皓宇,皓宇!!!”雅的声音还是极具穿透力的。 RE|X'D  
2( qg.3  
我还在摇着难受的脖子,一个高大的身影被推拉着来到我的面前。雅兴奋的声音和他成熟的微笑形成显明的对比,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也许是这几天玩泡泡的找茬游戏玩多了,觉得他们之间如果加棵树的话,一定是有茬之处,我无意识的去点了点他们之间的空隙,冷在一边的曾文超却静静地看着我,用手推了推眼镜。 }5Cb'EacO  
X8[d)/i,P  
“最近还好吧?” B@VttI U  
@c0kj<(G  
“嗯?” )-XbX}kV  
,.\ds\%U4  
啪!——“死橘子,还没睡啊,皓宇和你说话呢。” ({7;gw9"m0  
<?E_KQ!p  
无缘无故后脑勺又得一下。 DqiPChM`  
_?lZiKJ  
“我说姐姐啊,这样打会致我于死地的!后面有延脑的!” I=fN<=QZ  
y0sLd]]%  
“我看你是不打不舒服!” 1PfPu\K.  
^dNNIG)  
“嗯,走吧。” V:G:5f)  
/c}p-w~p  
“唉——!!!!!” { [r@ -  
% K/ e2Fv  
我无意逗留,原本接的这个人就只是大学学长而已,虽然刚从伦敦回来,一个海归,也不至于我大驾迎接吧,只是雅不这么想而已。 7n`3I2|^T  
+Ed`nzN  
雅追上我,说:“你自己好自为之!”我说:“韩式的衣服不是这样穿的!” Q%^ 6kGP  
7qc6-f  
“多嘴鸡”居然不说话了,眼睛瞪的和铜墙铁壁铃似的。我快走了几步,双手刻意的托着后脑,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脆弱的后脑勺。 \%aU_WXuQ  
+ ,lq,  
后面曾文超帮吴皓宇拉着皮箱,我们两前两后地走着。无语。 =x( 2scq  
4^AefS  
来到一家川菜馆,大要辣子鸡、水煮鱼、麻辣豆腐……,没办法,天生有才为吃在,美食当前无娇容。我这边火热的吃着,却发现有三对、六只眼睛在看着我。 |rqkk;3  
s{XeM]R  
“真的,我今天没吃早饭!” 3_0n:n7;  
M9J63fHB  
雅好像很无奈的样子,气的鼓鼓的,却不说话,脸是红的,虽然今天应该擦了很多粉。因为昨天我记得她左腮长了个痘痘,还大吹她没过青春期。不过也许是我记错了,那个痘也许应该长了很多天了。 AUf&[2fz  
94"|0wYXx  
“我在伦敦上学时,看到紫晴和廖爽了。”吴皓宇不知道在说什么。 ez8 ]F  
zIn +} E  
我一直往嘴里塞辣子,“呜嗯。” :7Y~kw3  
6(Ym{&~i  
“爽,好像病了。” +u.Nlu  
> trIWO:  
“呜嗯。” %.Se%7  
WX`Yov6sB  
他也许早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看着他的眼神,我只说了一句话:“今天的水煮鱼怎么不辣啊!” i])TU2%y  
`??eUe  
吴皓宇笑笑说:“也许你真的还原到我以前的妙妙了。” l\7vy/[  
aq0{|htIN=  
我是我的,不是任何人的,我擦了擦嘴,看着自己留下的作品,满桌的鸡骨头和辣子。习惯性的整整头发,看着外面刺眼的阳光,怎么自己刚才没注意到呢。 CiJ|9Sn&"  
=)&u^  
“曾文超,昨天是你送我回家的吧!” LU;@  
YX7UD!kyZ4  
文超嘴边的菜叶垂着,眼神愕然。 siR%Qk]h%  
'P@GfT"#  
饭店外宝马轿车上的刮痕很刺眼的车睛却。 )v<08UA0  
8=u@) SL  
“破宇,你送我回家吧。”我霸道地说。 nyTo'/}  
%NXs-Cj  
雅好像要说什么,却被她小男朋友挡回去了。反正今天她就没正眼看过我。 ,;\O.  
1gfP (.<S  
出租车上,吴皓宇无名指上的戒指很亮。在陈旧的坐椅上闪出一道棱形的五彩光。 O8\se[&s  
=mysknk<  
扑朔迷离间,阳光打在脸上一阵温柔。路边的小吃店,一家家在熏黑的屋檐下做着不愠不火的生意。附近下水道口处冒着清烟,以前满面红光的拉面馆老板如今穿着黑油油的大褂在店门口抽着烟。他曾自以为豪的长发,也暗淡了很多。 uJ[:S/  
D9^c<`:xx'  
脖子还是很难受,怎么扭都转不劲儿来。昨晚到底是谁送我回来的呢? >"{6k0/RD  
^j9$50+}{>  
屋檐的猫,用瞳孔看透了世界。 *bg2YQG.  
nSDOV`wN  
蓝色的目光,穿透了每个人面具下的心。 \P6?f6N  
'`&r1  
却瞬间抽身而过,留下令人回味的叫声。 {;-2crPh}  
b nFEZ A2T  
猫,魂的精灵。 kR~j7P[{0R  
v8OTf5  
逃出肉体的束缚,它漫步在自己的世界。 Z%Z/(xL*N  
6[ 8[<I18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556)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