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20 - 7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 2020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6-20

家有两棵玉兰

  3xUy$"=Su  
K$zn z?  
家有两棵玉兰花,一棵在我所在煤矿运煤铁路专用线以北,白色的;一棵在运煤铁路专用线以南,红色的。铁路以北的那一棵白玉兰,洁如白雪,素面朝天,袅娜多姿,应该是妻;铁路以南的那一棵红玉兰,新郎着装,红男恣意,应该是夫。“红是精神白是魂,仙娥唐女抖清纯”,两棵玉兰,“何须琼浆液”,已经“醉倒赏花翁”。 ;[?D(N\:/C  
我的家在矿山。家里这两棵玉兰花,多少年了,他们一直就这样对望着,冥冥之中似乎觉得即使天涯也就咫尺。家里这两棵玉兰花,不知陪伴我的矿山、我的家,度过了多少个春秋,现在依旧随影伴行,同甘共苦。 8r4~#/T|_  
白色的玉兰花,紧挨矿党政办公楼,来到矿上时大概在1990年初,那时矿上经济形势好,绿化的投入也大,多个种类的花树纷纷落户矿区,组成了花的海洋,构建了新的大家庭。经过专业人员的精心护理,白玉兰现在已经有二层楼的高度。得天独厚的优势,前后左右风流通畅,前无遮掩后无抵挡,使得白玉兰总是先于广场上的紫叶李、柿树等其它的花树结苞、坐蕊和开放。一周前,我见她时,她还扭扭捏捏,犹抱琵琶,即使有的已经苞实待放,也还表现出一种探头探脑的浅试姿态,恐怕被突如其来的“倒春寒”伤着,这是她总结多年的天气经验得来的,吃一堑长一智,也就多了一个自我保护的心眼。红色的玉兰花,明显地来世上晚一些,只记得在2000年左右,矿上筹建矸石热电厂,这棵玉兰也就被人从远方挪移到了这里,那时只有一人多高,是个壮实英俊的小伙子。十几年前,电厂正红火,一家人对他的关照也多,参观调研的客人也频,这棵红玉兰自然而然储精发力,迅速长成,为电厂的发展做了环境的助力,也跟随参观人的相机北上南下东进西驱,传播了好的印象。相对于与他遥遥相望的白玉兰,这棵红玉兰每当到了自己的季节,总是年年求婚般,羞羞答答,涨红了脸庞,总是一树灿烂,密切期待着白玉兰的回应。 _R`?d4+&  
花树是人类的好朋友,但这个人类的概念,却不是一茬人。对于生命这个主题,树,生命力极强,即使拦腰截断,也照样发芽;生命的长短无法论及,除非人为因素截止了生命。人,却显得苍白短促,何时生死,任何人更无法确定。原来栽种白玉兰的师傅也许已经还乡务农继续耕耘着大地,也许早已老将退休却继续生活在矿区,不管什么生存方式,他们再也不会有机会或者是想得起来,到矿上看一眼心爱的白玉兰,或者是嘱托自己的孩子注目一下花树的曾经,回忆父辈的艰辛。白玉兰最是懂得放下,她管不了世道向好变迁或一路下行,顾不得“煤市”萧条或煤价攀升,看不得矿工师傅生活熬煎困苦,于是照旧调节情绪,苦中作乐,于是绽开笑容,随机开放,似乎想给熟悉的、不熟悉的矿工打气鼓劲,摇枝呐喊,理顺精气神。“天长地久。天地之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白玉兰的存在,很像是一尊关照矿工生活的母亲形象,她不会像天地那样,因为无关自己的命运,就不去关心矿山关注矿工,因为,她始终生活在这片热土上,她比其它的花树好似更懂得“矿兴我荣,矿衰我耻”的道理。 | dqArm  
家有两棵玉兰花,真像一对夫妻。虽然相距千米,但开花的时间似乎是一种默契的呼应、和谐的对应、魂魄的接应,有时你方唱罢我登场,一个骨朵在孕育,一个花蕊在狂笑,一个花瓣在落地,一个花苞在接续,即便匆忙也不怎么紧张了……矿上这几年人少了,工业广场显得空旷了,尤其是矸石热电厂完成了使命,被迫下马,孤零零的红玉兰独守空房,显得既可敬又可怜,有点闲暇,也只能默默地怀恋故旧引发一丝激情,只能暗暗怀想白玉兰填补一下心理空白。 |YW~Uz  
若无清风许,香气为谁发。每年花香时节,工作再忙,我都要抽出时间,到这两个地方,观赏一会儿两棵玉兰花,除了为他们留下倩影,还为他们传话捎信,交流眼神……同时,我也总会发自肺腑地祈祷他们俩:永结同心,天长地久! 3Q_*+`9  


类别: 散文之晒 |  评论(1) |  浏览(302) |  收藏
一共有 1 条评论
登高的温石 2020-06-21 09:44 Says:
真好!赏心悦目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