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18 - 10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2018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8-09-07

白露 红颜

诗歌需要被唤醒。这于我是一个事实。一早,打开手机,屏幕提示:今日白露。蒹葭白露在水一方。脑子里倏然闪过的是这样有关古老诗歌的书生意气风发淑女风姿绰约之画面。思绪飞出了窗外,虽不见雁来燕归,却也挡不住秋意渐近了。 2s8r,Z>Pn  
故乡羊镇涟水环绕,甩滩渡河嵋山佑镇。镇子里有公学,也有私塾。偶尔外公会带我到私塾的朱老夫子屋里去坐坐,听他们谈古论今。私塾里学子并不多,加上我舅母的弟弟十四个人。那天跟随了外公再去私塾,正遇见朱老夫子摇头晃脑的在教学生们朗读。“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对于诗经的启蒙教育我大抵是从这里有了印记的。后来在公学课堂里,再听语文肖老师一板一眼的解说《诗经·国风·秦风》之《蒹葭》,顿生些须索然。至今行走在记忆里的蒹葭依旧是要和白露相依相行的,“想那河滨之洲,芦苇从夏而秋,荻花由褐渡白,水卷石击,渴慕中的窈窕伊人宛若红颜,她时而近在咫尺,时而在水一方,视线极处无时不感受到她在,直抵灵魂。”朱老夫子跟他的学子们描述着芦花翩翩相思渺渺的动人场景,我掩不住好笑,虽然记得了朱老夫子当时的文字临摹,但也在脑海里刻下了朱老夫子沟壑纵横的眼角里流溢的光彩。对于在水伊人是否红颜,我无从考据,也未想考据,但世事沧桑,情幻愫化,对红颜多有怅惘:她不见得赞成你的人生观价值观,但绝对尊重你,并对你笃信和相知。但天下谁人识红颜?空留下“虞姬虞姬奈若何?”之悲切。 ?HJk{{i:T&  
仿佛第一次从书本以外读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赫然是在一个村落。我跟随了朋友之朋友的车队,去观望村落迎娶之习俗。女子出嫁,她娘家的门楹上帖着手写的这八个字的祝福。鼓乐声中,新嫁娘泣噎不止,喜泪喷溅,杯觥酒影,浑然一派和瑟之美。我诧异于村落对联出于何处?新嫁娘的父亲告诉我是村子里的先生送来的贺礼。“先生?”我疑惑的自语。“哦,就是老师。村里小学的乔老师。他从城里来这里教书已经二十年了。还教过我屋里的女子呢。”新嫁娘的父亲张皇着解释,并抬了眼睛四处张望,说:“刚刚还看见乔老师。这一会就不见了,村子里吃流水席就是这样子,人一拨一拨的来去。”“没事,我不找他。”我冲新嫁娘的父亲微笑了一下,想那先生自然是知晓了新嫁娘誓死捍卫来的婚姻内幕,把个婚姻当战场引申到《诗经·国风·邶风》之《击鼓》了。——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古来出征将士沙场征战,鼓声隆隆,旌旗猎猎,满目黄沙,烽烟蔽日.......多少生命就在那残酷的战争中迅疾消磨了。可是,总还有些这样的时刻,让我们遐想那个妙龄的女子啊,还在家中痴情等候;让我们遐想那个在水伊人,白露未已,苍茫眺望......或知己,或红颜,都不过是一个名分的结了。新嫁娘和她的夫婿轰轰烈烈的恋了三年,待嫁时,斜刺里横出一个女子言她才可以是正室。新嫁娘瞬间懵了,只拿了眼神去望夫婿,见其不敢对视,心底的骄傲訇然坍塌,握了手边正剪喜字的剪刀,直没腹腔。“我没有这般勇气。”斜刺里的女子悻然退出,朋友们也都以为新嫁娘亦会退出,但她苏醒后,神态安然的说婚期不能延误了的,不吉利。 b |={5QH?F  
嫁娶之日正在白露啊。我懂得了新嫁娘的安然——“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与夫婿初识的一幕,让她“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又上心头。”——新嫁娘在学校攻读唐宋文学,自在熏染。 $bM~["E  
北方的友人说今天有些凉了,添加了衣服。 OTE;59  
“白露过后,凉意渐浓。珍重!”我在网络上游走,寄语祝福,雁燕迁徙,中秋快乐!(李茂) 6tbP,P/N  


类别: 文行字舞 |  评论(0) |  浏览(19687)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