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7-06-14

  又到麦子收割时

  又到麦子收割时 "%N  
DUIrNb6a|h  
  何爱平 \@(CqT(F  
<B;YH@,  
  转眼间,又到了麦子收割的季节。我不禁想起集体种地时,收割麦子全凭手工。只要是晴天,生产队根据出工人员体力等实际情况,组织人们集中收割、挑运、脱粒、晾晒…… IP|sN(F\  
byil+-Xd  
  收割大多是女人的事,她们弯下腰,左手揽住枯黄的麦杆,右手握稳镰刀,在距地面两三厘米的麦子根部,稍稍使劲拉动镰刀,麦子随即割倒,整齐地堆成一个个小堆。 {Dce0M  
_zIM JX N  
  那时还没有机器,麦子的运输全是人工挑运。挑运属于重体力活,自然是男人们的事,少数年轻力壮的女人也参与其中。他们用带钩子的长绳,将一堆堆麦子捆扎成一米多高的两捆,用中间稍宽、两头稍细木头扁担,担起六七十公斤重的麦子,从田间走向麦场。有时是两三个人,有时是四五个人,甚至是六七个、十几个人,排成长长的队伍,高声地喊唱着铿锵有力、极有节奏的劳动号子。喊唱号子的目的是为了互相鼓劲,减轻肩上的压力感。当他们从身边走过时,可以清晰地听到沉重的脚步踩在地上发出咚咚的响声…… ]i5}YO  
~o^Cjwh  
  麦子挑运到麦场后,自然也是人工脱粒。人们使用带绳子的木头夹板,夹起大碗粗的小捆麦子,举过头顶,使劲地向脱粒床上砸去。说是脱粒床,实际上就是脱粒架。那是一个像八仙桌子大小的木头框架,约有一米高,中间安有十字木头架,横竖钉上一些小木棍,麦子砸在上面,麦粒即可轻松地掉下。这样的活,必须在正午阳光好的时候干,因为这时候的阳光正晴,轻轻一摔麦粒就能脱离麦子。脱粒干净的麦草还要一点点地捋齐捆扎堆码好,留着修盖房子或生火做饭。 #VRr ^"  
:JHR"/a   
  随后就是将黄灿灿的麦粒扬场、晒干,统一送交到乡镇粮管所储备。扬场、晾晒的过程,也极其繁琐,扬场更是个技术活,一般都是年龄稍大的或是有此技术的男壮劳力。扬场必须有风,风小了耗时费工,还扬不干净,所以要等老天刮风。晾晒麦子多少没有技术含量,但是需要晴天。那时的收麦季节,人们最怕阴天下雨,如果连续几天阴雨天气,麦粒不仅不能及时晒干,严重时会全部莓变,甚至发芽,一年算是白忙活了。 z4?3Gz?  
v4 `|eyq   
  后来,农村实行联产承包,机械化水平也逐步提高,首先是脱粒不用人工了,麦子运到麦场后,统一用机器脱粒。机械脱粒时,大家互帮互助,共同完成。其中向脱粒机里喂送麦杆是最脏最苦的活,需要不停地向高速转动的机器内喂麦子,不仅整个人都被飞扬的灰尘包围,还存在一定的危险,稍有不慎即可能造成人身伤害。脱粒一户人家的麦子,少至三四十分钟,多至一两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虽然只是简单的流水线作业,但考虑到机械运转的成本,中途一般不会休息。那时候,我每年都是这个季节回到老家,帮助收割,也经常干些向脱粒机里喂送麦子的活,对农民们的辛苦劳作感受很深。 `7ov?={\  
J*y&HZ]Y  
  再后来,农村全部实行了机械化,人们可以免受收割、挑运、脱粒之苦,也不需要麦草修盖房子、生火做饭了。大管是几亩地大田块,还是几分地的小地块,一律都是收割机开到田头,人们只需拿着口袋,站在收割机上轻松地接下麦粒,然后运回各家晾晒出售即可,省去了扬场的过程。有的甚至都不要晾晒,直接送到面粉厂过磅记账,需要时到面粉厂带回面粉,省去了许多环节和劳作,不由得让我再次想起伟人毛泽东曾经说过的一句经典名言: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再看看现在农民的生活,农业税基本取消,田亩有补贴,粮种有补贴,60岁以上的老人享受生活补助。缴纳少量的费用即可享受与城镇居民一样的医疗保险待遇。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农民真的可以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我在为农民兄弟们高兴的同时,也为我曾是一名农民而骄傲。  pj@r/L q%  
OV[0d?rk8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91)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