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收藏

用户ID:  1671
昵称:  登高的温石
来自:  山东 泰安
年龄:  43

日历

2014 - 8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14 - 8 «»

日志分类

日志文章列表

2014年08月27日 10:11:43

河在河的远方(鲍尔吉·原野)

    对河来说,自来水只是一些稚嫩的婴儿。不,不能这么说,自来水是怯生生的、带着消毒气味的 “城里人”。它们从没见过河。
    河是什么?河是对世间美景毫无留恋的智者,什么都不会让河流停下脚步,哪怕是一分钟。河最像时间。这么说,时间穿着水的衣衫从大地走过。
    河流阅历深广。它分出一些子孙缔造粮食,看马领着孩子俯身饮水。落日在傍晚把河流烧成通红的铁条。河流走到哪里,空中都有水鸟追随。水鸟以为,河会一直走到一个 ..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9534) |  收藏
2014年08月26日 22:28:42

(二十二)谁才是真正的腹黑女

雅琳出院后,在家修养了好长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她最喜欢拿出罗小雨的那封信来读,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她点着信纸,仿佛点着罗小雨的鼻子,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哼!跟我逗,你还嫩点!”
想起陈逸飞带着罗小雨回家那天,陈逸飞脸上洋溢着暖暖的笑,在眉眼之间绽开来,一直就没有消失,雅琳心里就有了恨意:陈逸飞,何曾用这样含情脉脉的眼神对着自己过?自己只是他迫于家庭压力相亲后迎娶的家庭主妇罢了。结婚后,她实心实意地对他,他虽然也对自己客客气气,但雅琳 ..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9164) |  收藏
2014年08月25日 21:50:24

(二十一)三年后

新加坡某个依山傍水别墅的院子里,一位年轻的妈妈,正逗着一个粉嫩的婴儿咯咯地笑,她的眼睛里闪烁着母亲独有的慈爱的光辉,碧绿的草坪,简单地放置着几把椅子,一张小圆桌,一面大大的阳伞撑在上方,她正专注地凝望着婴儿,任他在地毯上爬行,时而举起手中的玩具,朝着她晃,却又一个不防备,圆滚滚的身体像个圆球一样趴在地毯上,不哭,反而抬起头来咯咯地笑,逗得她也跟着笑,像一朵充满甜意的小花,那份恬静和温馨,像一副绝美的画。
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不一会儿,一个 ..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9636) |  收藏
2014年08月22日 22:12:46

(二十)机场偶遇

西城机场,罗小雨一身黑色连体裤、白色坡跟简约型凉鞋、黑色机车帽,长发披肩,脸上遮了一个大墨镜,进了候机室,她摘下墨镜放在手包里,拿出手机,准备看新闻。
“你是...罗小雨?”一个迟疑不定的声音从罗小雨头顶传来,罗小雨疑惑地抬起头,看到一个白净微胖的青年男子正朝她微笑,罗小雨睁大眼睛,根据这人脸部轮廓迅速从大脑“数据库”里搜索,却失望地发现,她真记不起这人是谁了,只好抱歉地哂笑了一下。
“我是胖墩啊!你忘啦,那些年,净抢你玩具的那个!”男 ..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9159) |  收藏
2014年08月21日 21:22:53

(十九)离开

看到陈逸飞那张失魂落魄的脸,和瞬间坍塌了的精神和意志,罗小雨知道:自己完了,再也挽不回他的心了。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不会原谅自己的,他与她之间童年的友谊,这些年来互相的牵念,都经不起这些事故的打击,迅速飘零了。感情的天平一旦倾斜,应该就像下滑的滚珠,只能干看着却再也无能为力了。
如果你细心观察,会发现,这几天,罗小雨变“老实”了:每天只是做饭、送饭,虽然陈逸飞从不接受她提供的任何饭菜,更不让她探望雅琳,但是,罗小雨雷打不动,仍然每天忙碌着, ..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9410) |  收藏
2014年08月20日 22:03:47

(十八)抢救

  雅琳立刻被送进了医院的抢救室,陈逸飞和罗小雨都被挡在了外面,两个人全然不顾湿漉漉的衣服,只是不断地来回踱步。“春喜哥,你去换衣服吧!我在这里等着雅琳。”罗小雨紧紧盯着来回焦急踱步的陈逸飞,眼睛里满是心疼和哀求。“别在这里假惺惺!我绝不离开雅琳半步!”陈逸飞朝着罗小雨的方向,恶狠狠地撂下这些话,就继续来回转,像个上紧了发条的陀螺,又像是被关进笼子的猛兽,眼神里充满了凌厉,罗小雨吓得哆嗦了一下。不过她不死心,仍然想要辩解:“春喜哥,真的不是我 ..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8963) |  收藏
2014年08月19日 22:14:19

(十七)春喜哥,你先救谁

  曾经有一天罗小雨这样问陈逸飞:如果她和雅琳同时掉河里,他会先救谁?
陈逸飞只是笑了笑,觉得这是罗小雨又在犯孩子气,说,我一手救一个,你俩都有份!
谁知这一天还真的来了。
周末的傍晚,晚饭时罗小雨很难得地没有挑食,很是配合地吃过了晚饭。雅琳很高兴,认为罗小雨终于转性子了,当时就提议,吃过饭去杨澈湖走走,罗小雨欢欣雀跃,陈逸飞未置可否。于是,吃过饭,刷洗完毕,三个人就上了车,大约十分钟左右,就到了杨澈湖。
湖光潋滟,在最后 ..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9181) |  收藏
2014年08月18日 22:28:52

(十六)引狼入室

像这样的闹剧,接连又发生了几次,陈逸飞不堪其扰,但每次看到罗小雨撒娇的娇俏模样,他的气就又消了大半。虽然每次都跟雅琳解释,雅琳虽然感觉哪里不对劲,但她心疼丈夫,又善良地认为罗小雨年龄小,犯些小错也是可以原谅的,因此,她倒真是没有看出来罗小雨的“阴谋”,反而几次跟丈夫进言:要不把小雨接到家里来住,省得三更半夜再有事的时候跑远路,这样她也可以帮着一起照顾小雨。如此说了几次,陈逸飞觉得可以试试,说不定在一个锅里搅勺子吃饭了,罗小雨就不会这么折腾了呢。 ..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9484) |  收藏
2014年08月15日 22:36:46

(十五)凌晨一点的铃声

“二零零二年的第一场雪.....”熟睡的陈逸飞被手机铃声惊醒,开灯看了一下表,凌晨一点,“谁呀,这个时间来电话”,嘴里嘟囔着,摸过手机一看,赫然显示着罗小雨的名字,难道出了啥事?陈逸飞心里一紧,进忙接听。
“春喜哥,我快不行了!”罗小雨的声音一传过来,陈逸飞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急忙飞身穿衣下床。
“逸飞,你干什么去?”雅琳睁开惺忪的睡眼,看到陈逸飞急忙忙出门,赶紧问了一句。
“小雨那边有点急事儿,我马上过去看看,你接着睡吧。”最后几个字 ..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9717) |  收藏
2014年08月14日 21:16:29

(十四)月光下的拥抱

  吃过了宵夜,已经是夜里十点了,陈逸飞开车送罗小雨回出租屋。
车子缓缓地开着,路过一片林荫路,宽阔的马路两旁全是庄稼地,路两旁是高大的白杨,凉风吹过,树叶“飒飒”作响。“春喜哥,在这里停一会儿吧,”罗小雨开口道。
“嗯,”陈逸飞将车靠边,停了下来,两人下车。
夜凉如水,月光的清辉洒满一地。
罗小雨捋了捋长发,抬头望向月亮。今夜的月亮又大又圆,像是一个光洁无瑕的玉盘,微凉的光线照在罗小雨脸上,陈逸飞惊异地发现,罗小雨脸上满 ..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9456) |  收藏
2014年08月13日 20:09:02

(十三)跟他回家

如今,面对春喜哥的邀请,罗小雨拿定了主意:跟他回家!
她要寻机破坏她的家庭,她要报复面前的这个男人!尽管不是他的错,尽管只是造化弄人,但是,这笔账,她要算到他的头上!谁让他给了她希望,谁让他给了她虚无的等待!
决定了的罗小雨此刻抬起盈盈双眸,含笑对春喜哥说:“好,我跟你回家见见我嫂子!”
春喜哥见她满面春风,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做梦也没有想到,罗小雨内心巨大的起伏和变化。

春喜哥开车,虽然车并不是很豪华,却处处让 ..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2) |  浏览(9606) |  收藏
2014年08月12日 20:57:43

(十二)恨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那一夜,罗小雨听着窗外忽忽的风声,辗转难眠,“春喜哥,你到底在哪里?”
忽然,心头涌上一股怨恨:春喜哥,我这样想念你,你可知道?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你可能早就把我忘记了吧?想到这里,罗小雨抛开了所有的相思,她要自己从此忘了春喜哥,再也不想他,不打听他的消息,她把自己失败的感情,全部归咎给了不知身在何方的春喜哥。由爱转恨,原来,就是这么简单。她在心底已经将春喜哥排除在外,这也 ..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9482) |  收藏
2014年08月11日 22:39:28

(十)嫂子(十一)苦涩的回忆

  “回家,让你嫂子做点宵夜,我们聊个通宵!”攥着罗小雨的手,陈逸飞激动地说。
“啊?”罗小雨心里一惊,本来热烈的心忽然像是被泼了一盆水,吱吱啦啦地疼了一下,但是多年来的职业生涯练就了她表面上的波澜不惊,她迅速平静了自己的情绪,淡淡地说:“好啊!”
但她的这些情绪,都被陈逸飞一点不落地收在眼里,他的心猛地疼了一下,说:“小雨,我一直在找你,也一直在等你。这么多年,我一直固守着自己的坚持。但是,去年,我却不得不迫于家庭的压力与你嫂子结 ..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9275) |  收藏
2014年08月08日 21:17:53

(九)“家”

  时隔十几年,尘封的记忆忽然随着春喜哥的出现被拉到了眼前,罗小雨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嘴张着,却说不出只言片语;手抬起来又放下,想想又抬起来。最终,这双手被春喜哥重新攥在手里,两双手,仿佛也是有生命灵气的小伙伴,本能地紧紧贴在一起,温度与温度叠加,顺着毛孔浸入了彼此的心里。
“小雨,跟我回家吧。”陈逸飞呢喃着开口。
“家?”提到这个字眼,罗小雨心中一凛,她早已没有家了。
爸爸前几年做生意赚了钱,非常“随俗”地沾染了一个女孩子, ..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9537) |  收藏
2014年08月07日 22:21:36

(八)别了,故乡

  暑假回奶奶家,这种状况其实共持续了五年。罗小雨五岁开始暑假在奶奶家常住,幼儿园(后来是小学)开学就回城里。
但是,罗小雨九岁那年,年迈的爷爷出海遇到强烈风暴,尽管距离深海很远,怎奈动作不灵活,没能及时撤回,船被掀翻了,奶奶因受不了打击,半年后也去世了。罗小雨只有一个姑姑,远嫁到了另一个城市,老家里没有了至亲,罗小雨便没有理由再回去常住。期间随父母回去了几次,物是人非,只觉无限凄凉。并且,那次回去,她也没能见到春喜哥,听说春喜爸爸收了 ..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9565) |  收藏
2014年08月06日 21:24:34

(七)春喜哥

  泪水糊了满脸,罗小雨嘴角却挂着开心的笑,这是多么复杂的一种表情啊,这是多么难以描述的情感!
小时候,每年暑假,罗小雨都会去奶奶家待上一个多月。
奶奶家居住在费县郊区的一个靠海的小村里,爷爷是个渔夫,虽然年岁大了,并不再天天出海,却经常在晴好的天气里捞回鱼虾。罗小雨最喜欢吃海鲜,且不挑食,大鱼小鱼大虾小虾花蛤通吃,只要有,肯定尽情吃个肚子圆。正因为这样,爸爸妈妈每年才会舍得把她送来,她是他们的心尖尖,有什么要求都会得到满足。尽管每 ..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9385) |  收藏
2014年08月05日 22:58:16

(六)咖啡馆

  (六)咖啡馆
说好的八点半,其实八点过五分罗小雨就到了,不知为何,她对这次会面有些隐隐的期待。今天,她特地做了头发,大大的波浪卷,发顶处用一颗小星星的发夹缚住,稍稍喷了点啫喱,固定住留海;银色小星星耳钉,一根黑色的线绳拴着一颗小星星吊坠;白底蓝花长裙,外搭一件钩花蕾丝小衫,看似随意搭配,却有说不出的清新感觉。
果然,陈逸飞一见到她,眼前亮光一闪,随即恢复了常态。但这个小小的表情变化,却被罗小雨捕捉到了,她的嘴角不由溢出了笑意。 ..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2) |  浏览(9687) |  收藏
2014年08月04日 22:24:32

(五)病愈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罗小雨恢复了精神,试着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嘀——”手机短信的声音。罗小雨打开屏幕,是陈逸飞发来的:“我问过了医生,你已经没有大碍,我去上班了哦。早餐在桌上,有事与我联系。”
短短几个字,看不出对方表情,罗小雨却真切地感到了温暖。
转头看到桌上的牛奶和面包,她自己还没什么感觉,肚子却条件反射似的“咕咕”叫了几声,原来自己真的饿了。
草草吃过早餐,刚在犹豫自己要不要去上班,忽然手机“嘀——”的一声 ..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2) |  浏览(9893) |  收藏
2014年08月01日 17:16:10

(三)+(四)

  (三)晕倒
罗小雨感激地抬脸看向他。
在这个酒桌上,他已经是第三次帮他挡酒,且挡得如此了无痕迹。
“谢谢,”这句话一出口,罗小雨忽然腹内一阵酸痛,随即一阵恶心袭来,她来不及对他说出更多感谢的话,快步跑向了洗手间。
趴在洗手池上,她吐得一塌糊涂,眩晕感也愈来愈烈。
待她强挣着踉踉跄跄地回到酒桌,却再也支撑不住,身子一歪,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四)医院
白,刺眼的白。
罗小雨奋力睁开眼睛,刺 ..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8754) |  收藏